垃圾分類時代的商業追問

沈彬2019-06-30 10:33

(圖片來源:全景視覺)

沈彬/文 7月1日,《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實施,強制垃圾分類的時代終于來臨。上海這次把垃圾分成4類:干垃圾、濕垃圾、可回收垃圾、有害垃圾。

目前,在輿論場里集中討論的是怎么區分干垃圾、濕垃圾,諸如,“哭得再傷心的濕紙巾,也是干垃圾,再干著瓜子殼,也是濕垃圾”“小龍蝦殼屬于濕垃圾,牡蠣殼屬于干垃圾”。

其實,一個更嚴肅的話題是:“可回收垃圾”到底怎么回收?我們經常說:分類之前是垃圾,分類之后變成了寶。垃圾因為分類變成“寶”之后,就成財產,那么產權該歸誰?《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沒有對“產權”做出明確規定,需要在實踐中進一步摸索。

各大城市都面臨著“垃圾圍城”的困難。以上海來說,主要的垃圾處理方式是在郊區的南匯老港填海。但是,垃圾被填海或者焚燒之前,里面可回收的部分,大都通過拾荒人群進行人工分揀了。拾荒者像工蟻一樣,對中國的環保事業功不可沒。

如今垃圾分類了,特別是可回收垃圾因為分類之后變成了集中的資產,可能會消滅掉拾荒者這個古老職業,正如電子支付消滅了街頭扒手。如果拾荒人群消失,那么反過來會對城市環保造成一些意想不到的負面影響。

這次地方法規強制要求分類之后,“可回收垃圾”集中在固定的垃圾箱房里。垃圾廂房開放有規定時間、設有防掀的蓋板,還有志愿者蹲守,拾荒者很難從垃圾箱房里撿拾垃圾,他們的“職業前景”會更加黯淡。

上海的一些方式是,由街道、社區自行和相應的回收公司合作,處理這些可回收垃圾。目前,一些小區里已經出現了外觀美觀的“回收站”,民眾可以向里投遞塑料瓶、易拉罐等,并且還有積分、禮品的回饋。有的回收站還貼上了互聯網+、碳交易等標簽。這些“回收站”看起來很美,也和網絡上流傳的德國等回收模式相似,但商業道路能不能走通?

事實上,可回收的垃圾——哪怕是飲料瓶、紙板箱這種“硬通貨”——在C端上也鮮有做成功的。用一位環保學者的話來說,半途而廢的企業來來回回已經很多了。當下垃圾的市場價格是:報紙6毛一斤,飲料瓶1毛錢3個,C端的垃圾回收體量太小,集聚成本、設備折舊、人工成本巨大,很難適應正規公司的規模化運營,如果沒有完整成規模的產業鏈,堅持不了太久。這個行業天然適合拾荒者這種都市邊緣人群。

另一個現實的困難就是,可回收垃圾的范圍遠比“可商業化回收垃圾的范圍”要廣。硬紙板、玻璃、塑料、金屬都算可回收垃圾,但其中“硬通貨”往往是大型廢鐵、紙板箱等,其他“可回收垃圾”價值不高,回收成本不低,可能得不償失。用有關官員的話說就是,“附加值高的可回收垃圾”有人搶著要,但是“附加值低的可回收垃圾”在分類后還是沒有人愿意收,還是事實上“不可回收”。

有媒體稱,垃圾分類打開千億元市場空間,甚至資本市場上有了“垃圾概念股”,但通過行政手段收取垃圾處置費可能需要深思。6月25日,全國人大常委會分組審議了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法修訂草案,這部“垃圾法”吸引了曹建明、張春賢、吉炳軒、萬鄂湘、王東明5位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參加審議,立法者也擔心對垃圾處置的收費處理成為民生之痛。

垃圾分類是一個大好事,但是回收垃圾的商業模式能不能走通,仍值得摸索,它并不會隨著立法而直接誕生,需要在實踐中探索甚至試錯。

(作者系資深評論員)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黑龙江p62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