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張弓到孔府宴,那些消亡的地方名酒

鄭淯心2019-06-29 11:59

(圖片來源:全景視覺)

經濟觀察報 記者 鄭淯心

張弓爭奪戰

“東南西北中,好酒在張弓”,1994年著名相聲藝術家馬季通過電視喊出張弓酒這句廣告語時,應該沒有預料到昔日低度白酒鼻祖現陷入拍賣糾紛漩渦。

2018年8月20日,張弓酒廠所有品牌、廠房、建筑物被拍賣,張弓老酒以4.15億元的價格競拍成功,而張弓酒業對此次破產改制提出多處質疑。

6月21日,張弓酒業總經理馬亞杰對記者稱,拍賣時諸多資產定價不合理,“張弓酒業租賃的釀酒車間比張弓老酒的釀酒車間高大卻資產評估更便宜,甚至張弓老酒的廁所都比釀酒車間貴,我們甚至沒有報名參與拍賣。拍賣不成立,已經找了新的資產管理人,重新進行新一輪程序。”

不過,張弓老酒副總經理張慎杰對記者稱,“拍賣成不成立不是張弓酒業說了算”,他認為,拍賣之后場面陷入僵局離不開張弓酒業還在持續使用張弓的商標土地等原因。

張弓酒業和張弓老酒因張弓酒廠的拍賣而引發的爭論,其實由來已久。

張弓酒,是中國國家地理標志產品,2011年被評為“中華老字號”,產自河南省商丘市寧陵縣,此地釀酒歷史久遠,一度酒坊林立,1957年,當地在僅留存的曹家糟坊和張家酒號的基礎上成立了地方國營寧陵縣張弓酒廠。

2002年,張弓酒廠宣布倒閉。2003年,河南省張弓酒業有限公司以租賃經營的方式進駐“北廠”,擁有張弓商標,租賃期限20年。2012年,河南張弓老酒酒業有限公司以租賃經營的方式進駐“老南廠”,租賃期限也是20年,并起用“皇封”商標。破產改制以前,南北廠兩個“張弓”并存多年。2018年1月,張弓酒廠正式破產并啟動清算程序。

拍賣引起的糾紛讓雙方兩敗俱傷。目前張弓酒業已經停產,馬亞杰對記者稱,拍賣事件對張弓酒業生產經營產生了重大影響,張慎杰也同意一直以來的糾紛對張弓老酒的經營產生了負面影響,他稱目前酒廠僅在維持生產的狀態,但沒有進一步擴大。

河南酒業協會會長熊玉亮曾對張弓拍賣事件發表言論稱,希望張弓酒廠加快破產清算進程,越拖延在市場上的損失越大,對品牌的負面影響也越嚴重。市場一旦丟失,品牌一旦受損,消費者就會失去信心。要想挽回市場,重塑品牌影響力,提振消費者信心,就需要付出常規上好幾倍的努力和費用,即使那樣也未必能達到先前的效果。

不僅張弓,河南酒業整體不見昔日輝煌。與張弓酒相隔不遠同位于河南省的宋河酒業也遇到了一個大難題。記者查詢啟信寶得知,從2015年3月至今,宋河酒業合計進行多次動產抵押,抵押物包括不銹鋼罐、儲酒罐、灌裝車間生產線設備、宋河散酒等。據接近宋河人士對記者稱,宋河現受到資金掣肘限制了企業經營活動。

同時,河南上市公司輔仁藥業(600781.SH)董事長朱文臣,同時也是宋河酒業的實際控制人,其所持有的宋河股權也出現了相同情況,根據上海市閔行區人民法院執行裁定書《(2018)滬0112民初19339號》,其持有宋河酒業的部分股權、其他投資權益數額等3447萬股也被凍結,期限為2019年1月10日至2022年1月9日。關于詳細情況,宋河方面拒絕了記者的采訪,截止發稿輔仁藥業未回復。

1989年第五屆全國評酒會上,宋河、寶豐獲評“國家名酒”稱號,但現在在河南,銷售量排前列的為茅臺、五糧液、洋河、古井貢等外地酒,河南本地酒銷售量過10億元者寥寥。

九度智力集團董事長馬斐曾列出豫酒發展欠缺的十個原因,其中之一是河南的知名酒企大多是租賃制企業,其中包括宋河、寶豐、張弓等品牌,該制度限制了酒企發展,并且由于豫酒沒有自己的香型,無法給消費者留下深刻的消費印象。

被拍賣的孔府宴

同樣是酒水大省,6月12日,山東孔府宴酒的土地、房產、機器設備等資產以1.33億元的價格在阿里拍賣上起拍。

孔府宴酒曾為央視標王,孔府宴酒官網稱,1995年,孔府宴酒借標王之勢,實現銷售收入10億元,完成利稅3.8億元,成為全國白酒前五、一度堪比茅臺、五糧液的中國白酒巨頭。

孔府宴酒的標王光輝并不持久。1995年底,在對央視第二屆“標王”的爭奪中,孔府宴敗于同樣來自山東的秦池。此后,秦池以6666萬元和3.2億元的高價接連摘取1996年和1997年兩屆“標王”桂冠。借勢標王,秦池銷售額也突飛猛進,從一個地方酒廠變成了一個全國知名企業。

然而,1997年,有媒體爆出秦池從四川酒廠收購原酒進行勾兌。這個新聞不僅讓秦池重創,還間接導致魯酒都陷入了“勾兌丑聞”,曾經名噪一時的孔府宴酒的市場也迅速萎縮。而與此同時,川酒卻借機崛起,五糧液、瀘州老窖等成為知名四川白酒代表。

2000年,孔府宴開始重組,以原山東孔府宴酒業有限公司的資產成立了山東地球村純凈酒業有限公司、山東孔府宴有限公司等6家企業,緊接著,2002年,孔府宴等6家企業被魚臺縣整體轉讓給山東聯大集團。但由于資金沒有到位,孔府宴未能全面恢復生產,并購失敗。之后,孔府宴的債權又被轉到中國長城資產管理公司濟南辦事處名下。幾經周轉,孔府宴酒的產品并未有效重振。

2019年6月12日,在阿里拍賣上孔府宴酒的土地、房產、機器設備等資產以1.33億元的價格起拍,阿里拍賣的資料顯示,此次山東孔府宴有限公司破產拍賣的資產包括4宗土地和5處房產,其中土地使用權均位于山東省魚臺縣,面積分別48844.46平方米(用途為包裝車間和制曲車間)、123876平方米(用途為擴建車間)、61180平方米(用途為高純度酒精車間)、27243.7平方米(工業用途)。但阿里拍賣在其后方設置提醒稱,用途為包裝車間和制曲車間的土地的部分房產由李更卜村實際占有并轉租使用,破產管理人已經申請法院進行強制執行占有人出清。截至6月13日孔府宴酒拍賣結束,只有1位買家參與競拍,以1.33億元的成交價格拍得。

地方酒的衰落和集中化

酒業人士對記者稱,地方名酒的衰落也體現了白酒行業名酒集中化的趨勢。

《2018年中國白酒行業分析報告—市場運營態勢與發展趨勢預測》顯示,目前一線高端白酒主要以飛天茅臺、五糧液、國窖1573為主,寡頭格局穩固。名酒業績增速明顯快于行業整體業績增速,進一步證明品牌向名優酒集中,行業復蘇呈結構性分化。

方正證券研報稱,在白酒行業總量增長停滯的背景下,行業進入擠壓式增長的新趨勢,市場向優勢品牌企業集中,未來行業二八分化的格局是明顯趨勢。

中國酒業協會副理事長兼秘書長宋書玉在貴州省白酒產業振興與發展研討會上表示,白酒業產業集中化發展是一個趨勢,從數據上看,全國的白酒企業有約2萬家,但是規模以上的企業只有1000多家,而且這個數據還在減少。從消費導向的變化來看,消費越來越集中,落后產能、小的品牌以及沒有得到消費者認可的產品會逐漸退出競爭,這是一個趨勢。而每一個企業、每一個地方釀出來的酒都不一樣,未來鼓勵酒企做特色,轉型從釋放規模效應向產向品牌效應轉變。

但這并不意味著地方酒企沒有空間。河南省近年重視豫酒復興工作,據河南省工業與信息化廳消息,河南省力爭2019年培育兩家銷售收入突破15億元的龍頭企業,重點酒企稅收同比增長25%以上,為加快推動全省白酒業高質量發展作出應有的貢獻。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大消費新聞部記者
長期關注大消費行業的市場發展和公司動向,擅長深度調查報道、高端人物專訪和產業剖析。
線索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黑龙江p62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