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國有企業要加快國際化經營步伐

王絳2019-06-29 11:54

(圖片來源:全景視覺)

王絳/文 當前,我國國有企業改革不斷深化,國有企業活力不斷增加,國內國際競爭力不斷增強,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明確指出:“國有企業總體上已經同市場經濟相融合。”充分肯定了國有企業改革取得的成就。但長期以來,國有企業經營以滿足國內市場需求為主,有較強的“內向性”特點,相對外企和民營企業,參與國際化經營較少。黨的十九大對新時代國有企業改革發展提出了培育“具有全球競爭力的世界一流企業”新目標,一個國家的全球經濟競爭力一般表現為大企業的國際化市場化經營和競爭能力。截至2018年底,中央企業境外單位有9000多戶,資產總量超過7萬億人民幣,投資和從事業務的國家和地區達到了185個。做強做優國有企業,壯大國有資本,不僅要促進國有企業在日益全球化環境下國內市場保障能力和市場競爭能力,還必須促進國有企業走出去,整合國際國內兩種資源、兩個市場,主動參與國際產業分工、參與國際市場競爭的能力。

當前國有企業國際化經營的主要方式

一是國際工程建設的傳統優勢

我國基礎設施建設的能力處于全球領先水平,基礎設施建設需要的鋼筋水泥等基礎原材料生產能力居世界第一,我國還培養了世界最具競爭力的基礎設施建設隊伍。2005年以來,我國境外工程承包營業額逐年升高,從2005年的217.6億美元到2018年1690.4億美元,對外承包工程主要集中于交通運輸、一般建筑和電力工程建設等行業,占60%以上,同時帶動了我國設備材料出口逐年提高。當前,我國企業在全球最大的工程承包商排名及上榜數居全球第一,占全球海外承包市場份額近1/5,是國際工程承包市場的一支重要力量。在國際工程承包建設中,國有企業居于主體地位。全球權威工程數據的美國《工程新聞紀錄》周刊發布的國際承包商排名225強中,從2015年始,中國交通建設集團、中國建筑總公司、中國電力建設集團、中國中鐵股份有限公司等中央企業,一直穩居入榜中國企業的前15名,中央企業是我國建筑企業走全世界名符其實的領頭羊。

二是海外礦產資源、能源及港口、交通設施加速開發

重要的非再生礦產資源、能源,是國民經濟持續發展的基礎,關鍵的交通運輸樞紐是全球化條件下海外資源有效運用的保障。我國資源稟賦不佳、供應能力不足,現有礦產資源難以滿足我國經濟快速發展需要,跨國并購活動已經成為我國新獲得礦產資源的主要方式。我國從2005年以來海外礦產資源并購飛速發展,企業跨國境外礦產資源投資從原來的亞洲和非洲地區擴展到全球五大洲80個國家和地區。2018年我國能源、新能源、礦產領域一共發生50宗中資海外并購交易,國企并購集中于重要資源、能源、制造業及電力公用事業。紫金礦業收購加拿大以銅、鋅、金礦產資源勘查、開發為主的上市礦業公司Nevsun發行股份的89.37%股份、塞爾維 亞 Rudarsko-TopioniarskiBasenRTBBorDooBor63%的股權。華潤集團收購挪威電力公司全球第六大海上風電場Dudgeon海上風電場30%股權。

此外,我國在最近的十年內大舉購買或出資修建港口,僅在2016年,我國就收購或承建了超過11個海外港口項目。目前全球前50大集裝箱港口中,我國國有企業投資占了近三分之二,如緬甸皎漂港、斯里蘭卡漢班托特港、巴基斯坦瓜達爾港、埃及蘇伊士港,希臘比雷埃夫斯港、東非吉布提港、巴布亞新幾內亞萊城港、澳大利亞的墨爾本港我國國有企業都有一定的經營權。

我國國有企業海外礦產、能源資源并購保障了我國經濟長期持續健康發展的能力,對重要交通設施投資既促進了當地經濟的發展,也為我國長期經濟發展所需要的交通運輸提供了保障。

三是海外投資并購的新秀

海外并購是企業快速國際化的重要手段。隨著我國經濟快速增長,企業走出去步伐加快,我國企業從2012年始不斷加大海外投資力度,從2012年的878億美元增長到2018年1298.3億美元,其中非金融類直接投資1205億美元,完成并購項目405起,實際交易總額702.6億美元。從2016年始,我國對外投資流量連續兩年位居世界第二位,僅次于美國。至目前,我國對外投資存量中,國有企業占近70%,民營企業占30%,從企業數量來看,以央企為主的對外投資主體占70%以上。

當前,我國海外外投資朝著高質量、高效率、更為理性的方向發展,海外并購從一般資源能傳統型產業向制造業、信息傳輸、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以及科學研究和技術服務業轉化。投資方式不斷創新,出現了綠地投資、聯合投資、股權置換等新的對外投資方式。如中國化工對世界最大的仿制藥生產商安道麥(ADAMA)公司及先正達(Syngenta)的并購,中糧集團收購荷蘭農產品及大宗商貿集團尼德拉51%股權和全球棉花市場中享有盛譽新加坡來寶公司51%股權,云南錫業集團對澳大利亞采礦公司BluestoneMinesTas-mania收購。通過這些國際并購,我國國有企業主動加入國際競爭,積極利用國際國內兩個市場、兩種資源,尋求技術創新、吸引頂尖人才、提升品牌影響力,對實現自身轉型升級、提升中國制造在全球產業鏈中價值分工扮演著越來越重要的角色。

四是境外經濟園區、合作區建設的新實踐

我國國有企業在“走出去”過程中,積極運用當地資源展開產能合作,境外園區建設取得積極進展。截至2018年末,我國企業在46個國家在建初具規模的境外經貿合作區入區企業共計933家,累計投資209.6億美元,上繳東道國稅費22.8億美元,創造就業崗位14.7萬個。同時,以資源和能源開發作為基本依托,我國國有企業加快了相關產業開發,以優勢企業主導,優勢企業與中小企業集聚,形成產業間集聚功、相互協助的產業協同效果。如巴基斯坦海爾—魯巴經濟區形成了“單個大企業+東道國企業”建設型模式、贊比亞中國經貿合作區、尼日利亞萊基自由貿易區重點發展石油加工等。我國國有企業在走出去過程中,帶動了其他國內企業走出去,同時實現了與東道國經濟互利共贏。

五是海外上市融資促進治理結構國際化

發達資本主義國家市場和投資者相對成熟,海外成熟的資本市場既為國有企業的健康發展提供成熟的融資平臺,也讓國有企業盡快以國際化的要求規范自己的機制體制和經營管理,提高企業國際競爭能力,實現與國際高標準接軌,提升企業的國際信譽和知名度。近年來,國有企業,如中國鋁業、中國東方航空、中國電信、廣深鐵路、華能國際電力、中國石化、中國南方航空等企業成功實現海外上市,不僅加快了國際經營能力建設,還大大加強了體制機制國際化轉軌。

六是“一帶一路”項目投資主力軍

“一帶一路”倡議通過我國與包括歐亞大陸在內的世界各國分享優質產能,共商項目投資、共建基礎設施、共享合作成果,將自身的產能優勢、技術與資金優勢、經驗與模式優勢轉化為市場與合作優勢,實行全方位開放,從而構建一個互惠互利的利益、命運和責任共同體,夯實我國與世界經濟長期穩定發展的基礎。2013年至2018年,我國企業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直接投資超過900億美元,年均增長5.2%,僅2018年我國對外非金融類直接投資1,205億美元,其中在“一帶一路”共建國家實現直接投資156.4億美元,同比增長8.9%,占同期總額的13%。“一帶一路”項目實施以來,我國國有企業投資主要集中于制造業、信息傳輸、計算機服務和軟件業、采礦業、交通運輸業等行業。其中,“一帶一路”沿線的63個國家對外承包工程完成營業額893.3億美元,建設了75個境外經貿合作區,累計投資270多億美元,這些投資基本上均由中央企業完成。

一帶一路項目的順利實施,推動了我國相關產業走出去步伐,在實現與東道國經濟發展的互利共贏的同時,實現了國有資本帶動力作用。如中國交建集團在馬來西亞總投資1000億多元的東海岸鐵路項目中,中標的工程車全部來自中國重汽,中國重汽工程車在馬來西亞進口的中國工程車中占比達到90%。

存在的主要問題

國有加快走出去的同時,也存在不少短板和問題。

一是國際化經營能力需要進一步提高

企業國際化經營能力既表現為國際市場的占有、引領能力,也表現為從國際市場獲得贏利的能力,國有企業長期面向國內市場,國際競爭力較弱和國際市場贏利能力偏低的問題較為突出。從進出口凈值看,從2008年到2018年,我國國有企業實現的凈出口值始終都是負值,2018年凈出口負值達2901億美元,比2008年翻了兩倍。此外,一些國有企業海外經營不善,效益欠佳,甚至出現投資失誤的問題較突出,國有企業巨大資產經營規模與海外國際市場盈利能力反差很大,反映出大而不強的問題。2018年發布的入圍《財富》世界500強的120戶中國企業中,國有企業占81戶,中央企業占48戶。加強國有企業、特別是中央企業國際競爭力建設,做強做優國有資本,已經成為推動進一步市場化改革,增強核心競爭力的當務之急。

二是資本管控能力需要進一步加強

國有資本屬于全民,境外國有資本更是全體中國人民的長期積累、來之不易的寶貴財富,必須加倍珍惜。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了以管資本為主加強國有資本監管,國有企業必須把保值增值作為國有資本經營的第一要務,全面加強境外國有資本管理。當前我國國有企業與西方跨國巨頭在法人治理結構、資本管控能力等多方面存在非常明顯的差距,有的企業還存在管控失靈,出現內部人控制的問題,加強資本管控能力建設是國有企業推動國際化經營,實現穩健發展的一個重大課題。

三是體制機制需要進一步市場化

企業跨國經營不僅要穩健的決策機制和市場化靈活的經營機制,更需要國際化經營的體制機制,需要高效整合國際國內多種資源、充分開發國際國內多個市場的能力,需要切實可行的本土化的經營戰略,需要充分開發利用國際化人才、接軌國際化經營的激勵與約束機制,這些都是我國國有企業國際化經營存在的明顯短板。

此外,與西方跨國公司的更多采用本地化經營相比,我國國有企業的國際化經營本土化、更多更好地利用當地資源,融入當地社會明顯不足,如我國走出去的有些企業基本上不使用當地的任何人工和物資,都直接或者間接地從本國進口,很少雇傭和培訓當地員工。有些企業在東道國的經營和生活與當地居民隔離,形成較為封閉的“小圈子”。企業經營長期不能融入當地社會,必然影響到企業自身形象和長期經營能力。

四是風險管控能力需要進一步強化

在現代高度激烈競爭的國際國內市場環境下,有效的風險管理機制是企業生存發展的生命線,特別是走出去參與國際競爭的國有企業,更需要以防范風險、有效管控為目標,建立健全全面風險管理體系。與國際跨國公司相比,我國參與國際競爭的國有企業風險管理能力較差,有些企業規章制度不健全,監督機制、合規責任追究機制缺失;有些企業內控制度與日常業務相互分離,內控事項監控失靈,重大風險事項的事先預警準備不足,亟需全面加強風險管理的各項制度建設。此外,在走出去的國有企業還需要大力加強經營合規意識,一些海外經營的企業合規經營意識不強,習慣于鉆政策法規的漏洞,甚至違規決策、超授權從事高風險經營活動,不僅給企業自身帶來重大損失,有些還給中國企業和國家形象造成重大損失。國有企業在國際化經營中必須加強強化內控制度建設,保證企業經營管理合法合規、資產安全,遵守國內及所在國相關法律法規,保證國有資本的安全。

五是企業境外發展缺乏規劃和協同

一些企業在海外發展缺乏戰略規劃與協同,出現了海外市場無序競爭,甚至惡性競爭,相互拆臺的現象,甚至出現同一出資人管理的不同企業間在同一市場相互惡性競爭的情況。這些情況在嚴重損害出資人利益的同時,對走出去的中國企業國際形象造成不良的影響。

六是政策支持體系需進一步完善

當前,我國國有企業實施國際化經營受政府多職能部門管理,審批事項涉及發改委、財政部、商務部、國家外匯管理局等,各部門的多頭管理政策法規的不配套給企業帶來諸多困擾,而一些企業海外發展緊急需要的戰略支持、市場協調、安全管理、應急管理等方面政策支持不足,亟需加強相關部門政策協調。

加推進國有企業國際化經營進程

黨的十九大提出培育具有全球競爭力的世界一流企業目標,我國國有企業加快國際化經營步伐,要進一步提高自身資本管控能力,增強全球資源整合能力,進一步轉換體制機制,加快市場化改革,打造核心競爭力,保證境外國有資產保值增值,實現高質量發展。

一要以國際跨國巨頭為對標進行國際化經營

國際跨國巨頭經過百年的發展,已經具備全面的全球資源整合能力及資本控制能力,具有成熟的跨國的經營體制機制,以及豐富的開拓、引導市場經驗。國有企業實施走出去戰略、實現跨國經營,要虛心學習國際跨國巨頭的先進經驗,借鑒其先進的體制機制,實現跨越式發展。此外,國際跨國公司一般把可持續的市場開發和公司長期發展能力作為第一考核要素,國有企業國際化經營應與世界一流企業進行對標,合理設置考核指標體系,設立資本安全指標和長期健康發展指標。

二要加強資源整合能力建設

國有企業實現跨國經營就必須加快國際國內兩種市場、兩種資源的開發和高效整合的能力建設,努力實現本土化經營,融入當地社會經濟發展,實現當地生根發芽開花結果。同時,要加強國有資本走出去的規劃與協調,盡量減少和避免同業競爭,杜絕惡性競爭,保障國有資本安全性和保值增值。

三要完善境外企業法人治理機制

完善法人治理結構是實現企業科學穩健決策,保障資本安全的重要前提。跨國經營的國有企業管理鏈條拉長,科學穩健決策尤為重要。境外國有企業的治理結構應充分借鑒跨國巨頭的先進體制機制,適應所在國國情,穩健發展。

四要強化境外資產監管

國有資本屬于全體中國人民,出資人機構要以高度的政治責任感加強對國有資本的監管,保障其安全性,促進保值增值。國有資本的根本用途本質保障全國人民不斷增長的物質和文化生活需要,境外國有資本經營必須服從這一目標,要妥善自理好海外發展與國內需求的關系。

五要完善相關政策支持

國有企業走出去必須接受國內相關政策法規監管,同時也受所在國法律監管。支持國有企業走出去,政府相關職能部門應進一步加快對走出去企業政策協調,清理相關政策,對相關企業及走出去目標國進行有針對性的相關法律法規對接,引導和促進企業資產安全及合規經營,支持其海外發展。

六要探索境外企業黨建工作新方式

黨建工作是國有企業改革發展的根和魂。國有企業實行走出去戰略過程中,要積極努力探索和實現海外公司黨建工作的有效方式。

(作者單位:國務院國資委研究中心,本文系國家社科基金一般項目“新常態下我國國有資本布局調整目標及實現路徑研究(18BJL047)”的階段性成果,僅代表個人觀點。)

黑龙江p62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