擬提高募資規模 基巖資本7月再赴納斯達克

沈述紅2019-06-29 11:22

(圖片來源:全景視覺)

經濟觀察報 記者 沈述紅 距離基巖資本首次提交招股書已經過去了一年有余。2019年7月中旬,這家被稱為“中國私募赴美上市第一股”的機構擬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提交第四次修改后的招股說明書。在赴美IPO仍停留在“抬手敲門”階段的情況下,該私募IPO擬募資額度從最初的7000萬美元降至2300萬美元,縮水近7成。

對于7月份即將再次更新的招股說明書,一位接近基巖資本的人士告訴記者,基巖資本準備提高IPO擬募資規模,不過規模會盡量控制在5000萬美元以內。此外,在7月提交第四次招股說明書后的兩周左右,SEC將會對基巖資本展開問詢。

作為一家成立僅4年時間的廣州私募,基巖資本身上發生的故事卻不少。該公司曾因助力獵豹移動“對戰”做空機構而聞名,后助力數家企業登陸資本市場。此外,該公司還在3年前陷入一場“私募集資”的羅生門事件中。此番攜著第四次修改后的招股書,基巖資本向納斯達克再度進軍。

擬募資規模一變再變

近年來,國外私募基金管理機構上市融資的情況并不罕見,黑石集團 (BX)、KKR集團(KKR)、阿波羅全球管理公司(APO)、凱雷投資集團(CG)和橡樹資本(OAK)等知名PE巨頭,都已經成功登陸美國資本市場。不過,中國私募基金管理機構謀求赴美上市卻鮮有耳聞。

2018年6月5日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公開遞交招股說明書并計劃在納斯達克上市的基巖資本成為了資本市場關注的熱點。基巖資本成立于2015年,旗下產品主要包括股權投資基金和證券投資基金。

該公司聯席總裁常敏晰透露,基巖資本近8成業務聚焦于美股一級半市場,即在中國企業赴美IPO時進入,并從二級市場退出。IPO前,基巖資本前三大股東分別為:赫旭(持股37.5%,為公司實控人)、吳琴(持股37.5%)、羅偉鋒(持股10%)。

2017年7月,基巖資本在英國維爾京群島注冊Corner-stoneManagement,Inc.作為上市主體。同年8月和9月,公司分別在香港和廣州設立全資子公司CSCManagementLtd和基巖企業咨詢有限公司(WFOE)。而后,WFOE與境內經營實體廣州基巖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簽訂了一系列控制協議,將境內企業的管理控制權和經濟收益注入境外上市主體。

基巖資本此次赴美上市選擇的是 NASDAQ資本市場(NASDAQCapitalMarket,即原來的納斯達克小型股市場,專為處于成長期的公司提供直接融資平臺的證券市場),并采用VIE紅籌模式。采用紅籌架構境外間接上市讓這家公司規避了國內冗雜的審批手續和外商投資監管要求,操作周期短,靈活性強,股權運作方便。

“搭建紅籌架構涉及大量的重組工作,程序繁瑣,成本較高,且相較直接上市的規范性較弱,法律風險相對更高。”深圳一家百億級股權私募總經理稱。

在他看來,私募去納斯達克上市很大程度上是一個噱頭。“我國私募發展時間不長,在資本市場沒有概念和故事可講。國內之前有私募在新三板上市,現狀慘淡。在這個角度講,我認為私募不應該上市。當然,黑石、KKR這些成立時間很長、業績穩健、實力雄厚的公司就另說了。”

對此,基巖資本方面稱,公司赴美IPO的選擇很堅定,且初衷更多從品牌訴求和全球業務拓展訴求考慮。該公司人士表示,“對我們而言,融資不是最重要的。我們希望提高公司品牌知名度,以后和華爾街的資本方談項目時能更有分量。同時,我們目前只有QDII產品,沒有美元基金,以后希望拓展這方面的產品。”

2018年6月至今,基巖資本更新了三次招股說明書。除了更新財務數據,該公司擬募資金規模也一再變化,從最開始的7000萬美元,到2018年10月30日修改的2000萬美元,再到2018年12月28日修改的1840萬美元,進而到2019年2月13日修改的2300萬美元。招股書顯示,其IPO募集資金主要用于拓展產業的上下游,包括增加人員、整合財富銷售業務、資產端業務優化等,通過業務協同效應,有效增加公司的核心競爭力。

關于修改招股說明書的原因,常敏晰表示是因為赴美IPO期間,只要沒收到掛牌通知,就需要每三個月提交新的招股說明書,并修改財務數據。而一旦財務數據發生變動,公司的上市時間就會被延長。至于降低融資額度,其表示是因為公司不愿意稀釋過多股權。“不過,我們后續可能會通過定向增發等手段融資。”其補充道。至于定向增發等融資手段可能帶來的股權稀釋問題,該公司并未回應。

對于7月份即將再次更新的招股說明書,上述接近基巖資本的人士表示,擬募資規模大概率會再增加。“這次修改的主要落點在2018年5月底至2019年5月底的年度財務數據更新上。此外,近來達斯達克中概股上市難度加大,因此基巖資本準備提高IPO擬募資規模,不過規模會盡量控制在5000萬美元以內。”

該人士告訴記者,提交第四次招股說明書后的兩個月左右,該私募掛牌時間應該會敲定下來。他同時表示,該公司之所以IPO目前還處于修改招股說明書階段,是多種因素綜合作用的結果。“首先,此前沒有中國私募機構在美國上市的案例,美國市場對基巖資本的接受度不高;其次,近年來,中國金融企業里有較多互聯網金融企業在美股上市,這些企業爆雷較多,有部分長期處于破發狀態,這間接增加了年輕的中國金融企業在美上市的難度。另外,今年以來的大環境因素也導致中概股赴美上市難度有所增加。”

雖然赴美IPO時間可能會繼續被延長,但常敏晰表示公司會繼續堅持下去,不會輕易選擇轉戰其他市場上市。“新三板市場流動性較差,A股目前對私募機構的融資渠道基本是關閉的,港股市場我們了解不多。綜合下來,納斯達克目前是最適合我們的市場。我們對這一市場比較熟悉,業務也多集中于此。”

此外,按照此前的消息,基巖資本此次IPO的基石投資者包括3家美國投行巨頭及3家國內大型商業銀行、券商。

上述接近基巖資本的人士透露,其募資之路或許并沒有想象中順利。“有幾個機構意向強烈,不過有銀行和基巖資本溝通,想謀求更多的股權,雖然融資額可觀,但公司希望自身在業務開展上有更多的自主權和靈活性。因此,未來基巖資本還會繼續洽談并尋求更多合適的機構。”

業績考驗

信息顯示,基巖資本目前資產管理規模約55億人民幣,旗下基金超過50只,涵蓋東方價值基金、獨角獸基金、定量套期保值基金以及文化與教育基金等。

從基巖資本成立以來的業績來看,招股說明書顯示,2015年8月3日至2016年一季度末,該公司總營收7.32萬美元,同比凈虧損3萬美元;2016年二季度初至2017年一季度末的一年時間里,基巖資本業績開始改善,這一階段公司總營收644.3萬美元,實現扭虧,凈收入270.7萬美元;2017年二季度初到2018年一季度末,基巖資本總營收為1276.65萬美元,凈利潤為288.6萬美元。其中基金管理服務費用441.89萬美元,占比35%,FA(風險投資財務顧問)業務收入71.14萬美元,占比5.6%。

此外,2018年二季度初到2018年6月末,基巖資本總營收 2261.18萬美元,凈利潤1020.88萬美元。在這一階段,原本貢獻了大部分收入的FA(風險投資財務顧問)業務占比在逐漸下降,最終在2018年二季度末占比為零,而管理費成為基巖資本主要收入來源。

對于財報中收入結構的調整,基巖資本總裁黃明麒此前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這是企業發展的必然規律。因為公司成立較晚,前期在品牌和規模上都沒有達到一個量級,更多的是去跟機構合作,做一些撮合性業務、扮演投資顧問的角色,所以更多的業績體現在FA上。但隨著公司規模起來了,公司自己也有發私募基金產品,收入就會體現在基金管理費上面。

從所有基金的業績來看,東方價值為其標志性產品,主要投資標的為美國市場Pre-A階段的中概股。在今年5月份由私募排排網統計的規模大于等于50億的近三年股票策略私募基金收益榜單(僅統計東方價值系列,其他系列產品收益未公開,僅體現在招股說明書)中,基巖資本以121.91%的收益率奪得第一。

不過,今年以來,東方價值系列表現跑輸了滬深300指數。從招股說明書看基巖資本其他產品的收益狀況,同期價值回報基金、獨角獸基金、定量套期保值基金以及文化與教育基金自成立以來到2018年6月30日的回報率為2.3%、-17.2%、-4.2%以及-19.3%。“文化與教育基金是投資于A股的并購基金,我們對這塊市場不熟悉,還在不斷學習和熟悉之中。還有一些產品是投資于美國中概股市場,其凈值波動與二級市場有很大關系。雖然現在收益不好,但最終,這些產品收益還得看最后項目退出時的收益率如何。”基巖資本這樣解釋產品業績低迷原因。

基巖資本坦言,由于今年以來中國公司赴美上市難度增加,這也間接影響到了公司的一級半市場的業務。“有一些公司赴美IPO時間延長,有些公司選擇了轉戰其他板塊,這間接影響了我們的主營業務。”

另一方面,基巖資本還在不斷謀劃開拓新的業務。2018年10月,該公司開始著手組建投資于A股二級市場的團隊,主要投資于5G、新能源、人工智能等領域,并計劃重點關注科創板投資機會,同時希望未來能發展私募美元基金。而這些剛剛萌芽或還未付諸實踐的產品和業務能否在市場中取勝,還有待驗證。

“私募集資”羅生門

作為一家成立僅4年時間的廣州私募,基巖資本身上發生的故事卻不少。

2017年10月,獵豹移動(CMCM)遭到美國做空機構PresciencePointResearch的做空,股價一度跌幅超過10%。但與其他遭做空的中概股不同的是,基巖資本卻與空頭對弈,多次發布長期看好該股的研究報告,同時持續增持其股票。在這一役中,基巖資本大獲全勝,并獲得“白武士”贊譽。不過,也有業內人士認為其有“操控市場”的嫌疑。

此外,基巖資本還曾經陸續助力泰盈科技、bilibili、蘑菇街等數家企業登陸資本市場。

另外,在赴美上市之前,基巖資本還曾因“私募產品”事件受到輿論關注。2016年1月中旬,一張疑似“基巖資本”官網截圖在社交網絡上流傳,其顯示由“基巖資本”發售的一款名為“基巖普方達價值回歸二期基金”的私募產品,“資金投向中國體檢第一股愛康國賓(美國納斯達克中概股)私有化回歸”,產品規模為3億元。

這被解讀為關于愛康國賓私有化私募產品的“小廣告”,有媒體提出該款產品存在風險,提示投資者需要小心融資風險,一位分析師甚至發文影射愛康國賓在進行“非法集資”,并稱自己通過公開搜索找到了“基巖資本”聯系方式,投資經理也提供了相關融資方案。融資方案顯示,基金托管人為國泰君安證券。

1月25日,愛康國賓發布聲明,稱“私募集資”的報道嚴重失實,公司從未與廣州基巖資產管理有限公司打過任何交道,更未發行過與愛康國賓私有化有關的私募產品。隨后,基巖資本也發布聲明,稱自己從未在任何渠道方旗下產品進行推廣,也未授權任何機構、個人在任何公開渠道對旗下產品進行宣傳推廣。

常敏晰告訴記者,該產品大概率是第三方理財機構在包裝產品時假借了基巖資本的名字。

“私募產品”羅生門事件已然過去。如今,基巖資本懷揣更新后的招股書,繼續走在沖向“中國私募赴美上市第一股”的路上。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華南新聞中心記者
深度聚焦華南地區證券、基金、上市公司領域。采訪線索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黑龙江p62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