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股東三問萬科:無償財務資助、少數股東損益、員工跟投

陳博2019-06-29 09:51

(圖片來源:全景視覺)

經濟觀察網 記者 陳博 6月28日深圳大梅沙總部,萬科2018年度股東大會如期進行。

一些小股東將視角轉向商業、物流倉儲,產辦、教育等多元化業務收益,這些業務的財務狀況如何?

萬科總裁祝九勝坦誠,(多元化)業務回報水平不盡如人意。提到養老、教育等其他業務,他甚至用“差強人意”來形容。“我們很慚愧,(回報)此刻還不理想。”

相比往年,投資者目光投射到萬科更多是“活下去”的能力。這場股東大會審議的8份議案,除了多元化外,還聚焦在年度利潤分配方案、對外提供財務資助與增發H股三大問題上。

這些是萬科“活下去、活得好、活得久”的基礎,也恰恰與股東權益直接相關。

財務資助質疑

去年萬科做過一次戰略檢討,包括沒有意識到回款延遲或沒有回款所帶來的損失。彼時郁亮下達“鐵令”,四大區域必須對開發業務重新進行梳理。如果6300億回款目標沒有達成,所有業務都可以停掉。

回款依然是萬科2019年的重頭戲,萬科設定了6000億元住宅回款目標,比去年提高200億元。

重壓之下,在3月份的年度業績會上,萬科執行副總裁、首席運營官張旭表示,我們把每天當做賣樓的好日子,只要能賣掉就抓住時間賣掉。

因此,當《關于提請股東大會授權公司及控股子公司對外提供財務資助的議案》提到,萬科財務資助對象指向報表外或權益占比低于50%項目,以及與關聯人共同投資的控股子公司;資助方式包括有償或無償對外提供資金兩種,引發不少股東質疑——萬科有沒有必要無償提供資金?是否與萬科抓回款相關?

房地產開發多采用項目公司模式,但項目公司注冊資本金通常不足以承擔項目運營所需資金,往往需要股東提供投資。

“財務資助與回款沒有直接關系,主要跟投資方式有關系。”祝九勝表示,近年萬科新增項目中,從金額看,接近80%有合作方;按項目個數,70%項目有合作方。

根據祝九勝說法,多數合作萬科是大股東,比如,萬科持股40%,其他三四方小股東合計持股60%。這種情況下,項目賬戶和財務歸萬科管理,操作以萬科為主,和控股子公司一樣;個別合作為聯合操作,萬科會在同等比例、同等監管環境,采用董事會管理機制。

萬科無償提供財務資助的前提是,經過長期檢驗、資信實力通過盡調,并將項目交給萬科操盤。

“所有項目合作中,我們對品牌和信用非常珍惜。如果使用‘萬科’兩個字,首先工程款、營銷款必須由萬科來抓,第二必須使用萬科物業。”祝九勝說,發生財務資助的合作項目,大概率要使用萬科品牌;無償提供財務資助的項目一定由萬科操盤,使用萬科品牌。

對于財務資助的授權總額,萬科要求不超過最近一期經審計凈資產的50%,即663.38億元;對單個項目財務資助額度不超過最近一期經審計凈資產10%,即155.76億元。

股東們擔心,并表外公司的投資如何保障利益。祝九勝為在場股東代表們吃下一顆“定心丸”——“萬科既然去做財務資助,一定是前期調研基礎上再進行充分論證,符合萬科的投資標準與投資模型,在項目操盤過程中,萬科也會將風險控制好,不會對股東產生影響。”

少數股東“吃掉”1/3凈利潤?

年度利潤分配依然是股東關注的重心。

最新的分紅派息方案顯示,2018年度擬每10股派送10.45元(含稅)現金股息。合計派發現金股息118.12億元(含稅),占公司2018年合并報表中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比例為34.97%。

2015-2017年,現金分紅金額(含稅)分別約79.48億元、87.21億元、99.35億元,在歸母凈利潤的占比分別為43.87%、41.48%、35.42%。盡管分紅率保持在35%左右,但分紅金占比逐年減少。

“為什么分紅率不能是40%或50%?”有股東將問題直指派息。萬科董秘朱旭稱,萬科累計現金分紅已達到573.6億元,遠超在二級市場260億元的股權融資額,累計現金派息比是31.4%。“分紅方案綜合考慮了很多市場環境和公司資金需求,未來希望保持穩定的35%左右的分紅比例。”

盡管隨后祝九勝進一步解釋,118億元的分紅金額與138億元對于公司運營層面來說并不構成壓力,留下未分紅的現金ROE也介于18%-20%之間,不過現場股東更在意的是,少數股東損益同比增速遠遠高于歸母凈利潤的增速。

去年,萬科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337.7億元,同比增長20.4%,相較2017年同樣下跌了13個百分點,相比營業收入增速低2%以上;但少數股東損益卻達到155.00億元,同比大增69.27%。

到了今年1-3月,萬科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11.21億元,同比上漲25.23%;而少數股東損益高達20.85億元,同比漲幅甚至高達135.73%。在第一季度報告中,萬科將原因歸結為“合作項目結算利潤增加”。

按照2018年492.73億元的年度利潤計算,去年少數股東損益在凈利潤中的占比已經約31.46%。“將近1/3的凈利潤去到少數股東那里,這是損害了上市公司股東的利益,甚至還有投資者懷疑管理層進行利益輸送。”在股東大會現場,一名股東站起來指出。

值得關注的是,自從2014年開啟事業合伙人制度之后,萬科少數股東的構成就包括萬科員工在內的跟投投資人與項目合作方。

作為供應端的“金主”,項目合作方是萬科著重解釋的第一個落腳點。祝九勝說,我們要源源不斷地獲取土地資源和項目資源,所以在經營者看來,一方面既要善待項目合作方,另一方面,對上市公司股東的利益也肯定不能有任何不利的情形出現。

主要組成部分為萬科員工的跟投投資人,也被祝九勝特意提及。截至2018年底,萬科有715個項目引入跟投機制。2018年新獲取的項目中,跟投認購總額為84.49億元,占跟投項目資金峰值的2.20%,占萬科權益資金峰值的4.16%。雖然引入跟投的項目數量正在增加,但這個跟投認購總額同比2017年減少20.59%。

“公司每發給員工100元,他們通過各種方式跟投,其中60塊又回到公司。實際上現在我們的員工跟投都跟不動了,壓力挺大。”祝九勝指出,萬科并非唯一一家跟不動的房企,全國前50強房企中,接近30家都設置了跟投機制,都出現跟不動的現象。“現實情況是,沒有那么多現金流可以跟,即使有足夠的現金流,員工也屬于劣后級,所有股東、項目合作方分完了,員工才能分紅。”

一名曾在萬科工作過的員工隨后表示,跟投制度讓很多資金無憂的大開發商高管人員體會到小開發商資金緊繃、借錢無門的現實困境。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不動產開發報道部資深記者
關注華南房地產,政策及地產相關上下游產業。
黑龙江p62规则